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引

发现生活,生活给我们惊喜!

 
 
 

日志

 
 
关于我

在大千世界中我们普通而平淡。生活每天一样又每天不一样,弄得我们渐渐地脆弱,但哪怕一点点微小的信念也可以支撑我们对生活的感觉以及对生活的热爱。或许只有这样才会使人真正的勇敢和坚强。面对未知的明天我们同样迷茫,面对变幻的世界我们同样彷徨。但我们明白:变,是世界的魅力所在,而不变的是心中超越自我的渴望。

网易考拉推荐

老闷儿  

2007-09-06 21:45:22|  分类: 重温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闷儿的简历:

 

姓名:老闷儿

性别:男

身高:1.4米

身长:1.7米

体重:200斤

颜色:灰白色

 

大家看到“老闷儿”可能会一头雾水,其实老闷儿是一条狗。上面有它的简单介绍。它生在我们家,长在我们家,死也在我们家。它足足活了18年,在狗当中可以说是长寿的了。虽说叫它老闷儿,它并不是憨憨的样子,而是一条体型高大,异常凶猛的一条大狼狗。值得一提的是老闷儿的体形很修长高大,所以一般人见了就要好奇的看一会儿。它的血统很好,它的妈妈是姥爷从内蒙带回的一条纯种黑背。

老闷儿的妈妈一窝产下三只幼仔,它是哥哥,还有两个妹妹。老闷小我一岁多,我们小时候没有什么玩具,老闷儿刚生下来我就抱着不放,所以就把它留在了我们家,其余两只送人了。可以说我是抱着老闷儿长大的,老闷儿也是被我抱大的。我们家的人从来没有把它当作狗来对待,而是当成家里人一样。因为老闷儿长得很大,吃得也很多,差不多每顿饭要吃两个馒头加一盆饭。我们从来不喂它剩菜剩饭。我们吃馒头米饭,它也吃馒头米饭;我们吃油条烧饼,它也吃油条烧饼;我们吃饺子面条,它也吃饺子面条。妈妈经常说就当多养了一个孩子。

我和老闷儿是一起长大的,因为妈妈有了弟弟,照顾我的时间少了。老闷儿的妈妈也在生完它不久死了。所以我和老闷儿几乎可以说是相依为命的。我每天抱着它跑来跑去,也竟记不得哪天老闷儿突然长大了,我抱不动它了,倒是它经常让我骑在背上一起玩。

老闷儿绝对是个看家的好手,除了自己家人外人休想进院子。当时我家做生意,存了很多货,所以有老闷儿在我们不用担心被贼偷。因为老闷儿六亲不认,爸爸平时用大铁链拴着它。尽管这样,如果有生人进院,它会从颈套中把脑袋挣脱出来。狗就是这样,它总把对别人的凶猛来表达对主人的忠诚。老闷儿咬过33个人,所以它的仇人很多,它好像明白似的,老闷儿从来不在外面吃东西,也不吃生人给的东西。有好几个邻居都说:“你这只傻狗,就知道叫,哪天吃了你的肉!”。所以有时候爸爸也感觉老闷儿有点可恨就打它,爸爸可是拿着大铁棍打他,老闷儿会站起来汪汪地给爸爸讲道理。其实它要是站起来比爸爸还高。每到这这时候我就跑着去喊奶奶,奶奶是老闷儿的救星,奶奶总是不分青红皂白臭骂爸爸不该打老闷儿,老闷儿也少受一些皮肉之苦。其实我感觉爸爸也舍不得对老闷儿下狠手,但是它咬了人,你不表面上惩罚一下它,大家会说你连一条狗都护短。爸爸也说自己教训老闷儿总比让别人教训他强。有人听说我们家有一只大狗,想买去看门,就问问我们多少钱卖。那时爷爷还在,爷爷说:“不要说500块,1000块!你就是给一座金山,我们也不会卖老闷儿的!”。

老闷儿很懂人性,你只要放开它,它就要去先奶奶家串门,然后去其他亲戚家。因为它小的时候我们经常带着它出去。老闷儿从小就生在我们家,不光我们把它当成了家庭的一分子,就连它去了哪个亲戚家,大家都像看到自己人一样给他好吃的。吃完后它会用鼻子把亲戚家的东西嗅一遍,然后和你玩会儿。你跟它说话它似乎是可以听懂的,你要是夸它,它会高兴的摇尾巴。但是不要摸它,它除了我们家的四个人不让别人摸。你要是非碰它,可能就会被赏赐一口了!如果感觉它实在憨憨的可爱,可以轻轻的摸摸它的头或给它挠挠痒痒。声明一下,老闷儿很干净没有长过虱子跳蚤什么的。老闷儿平时睡在院子里,妈妈给它做了很厚的垫子。但是如果天气寒冷或炎热,或者遇上刮风下雨他就睡在我的床上了。所以一到夏天我就盼下雨,一到冬天我就盼刮风下雪。狗睡觉是会打呼噜的,说起来很可笑,每次老闷儿睡在我的床上,我就感觉像是爸爸睡在了旁边。

人老了性格会变和善,狗老了也一样。老闷儿12岁以后就不是那么凶了,也没有咬过人。但大家还是怕它。

后来我上高中要去住校,三周才能回一次家。刚开始我非常想老闷儿,妈妈有时候周末带着它来学校看我,因为它太大了,每次只能带它去操场。后来学校怕有安全问题找我谈话,不让带狗来学校。并且允许我每三周中间回家一次看老闷儿。后来老闷儿明显变老了,它的眼睛花了,哪怕见到家里人也会叫,但它听出是自己家人后就会摇尾巴了。

我上高三的那个中秋节,我记得上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叔叔接我回家吃团圆饭。那时候正是秋忙季节,全家人都在忙着。老闷儿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喂肉它都不吃。大家都说它老的恐怕真不行了。我根本顾不上吃饭,一直抱着老闷儿。它把头爬在我的怀里,静静地。奶奶急得哭了,妈妈了急得哭了,婶婶叫来了医生。我说不要折腾它了,老闷儿一辈子也没有打过针,到死了就不要吓唬它了。我在嘴里哼着老闷儿最喜欢的歌,直到它最后的生命在我的怀里逝去。那天我竟然没有哭,我的大脑冷静极了。我不感觉老闷儿死了,我感觉它只是太老了,去了另一个世界等我们。如果来世老闷儿是一个男人,我一定嫁给他。

为了老闷儿的后事,大家争论了很久。最后决定把老闷儿包好,埋在了我种的柿子树下(那课树是我小学六年级花五块钱买的小树苗)。这么多年,老闷儿在柿子树下或许化成了泥土。现在柿子树长得枝繁叶茂,春华秋实,年年丰收,那粗壮的树干似乎要高耸入云!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